• 写在前面的话 这是我最后一篇长文。本文完结之后,我不会再就中国经济发表任何长篇论述。从2012年开始,每年在天涯发两篇长文,篇幅都在两万字左右,每次写得呕心沥血。到现在,该说的话都说完了。接下来,无 […]
  • 政治精英和社会运动的结合,其实质是巩固精英群体和大众的一种精神纽带,简单的说,就是要把一个分散的群体转变为一群有着明确身份认同的内群体,要让群体共享愿景,感受群体亲密和温情,形成一种归属感。而就社会 […]
  • 批林批孔那年出生于孔孟之乡山东省的独立作家慕容雪村,原名郝群,十四岁迁居于吉林省,十八岁时考上中国政法大学,大学毕业后去到四川省成都市。这种出生与成长的多重生活空间背景,显然为他日后的写作提供了丰富 […]
  •    今天上午(4月17日),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以”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”的罪名,判处高瑜女士有期徒刑七年,剥夺政治权利一年。据悉,本案涉及的所谓国 […]
  • 一起强奸杀人碎尸案,在商丘市公检法系统持续了整整十年。经历了商丘市中院“死缓、死缓、无期”的三次判决之后均因事实不清而被河南省高院多次发回重审。而彼时的大学毕业生杨波涛被定为 […]

最新

  • 首先,必须要介绍的是,我们这个故事中的男主角头脑清晰,思维敏捷,身体强壮。中学期间,这位男主角曾经获得了化学奥林匹克大赛的二等奖,在大学及读研期间,又系统学习了法学、金融以及社会心理学知识。毕业后, […] 0

    【虚构故事】一个人,毁灭一座城

    首先,必须要介绍的是,我们这个故事中的男主角头脑清晰,思维敏捷,身体强壮。中学期间,这位男主角曾经获得了化学奥林匹克大赛的二等奖,在大学及读研期间,又系统学习了法学、金融以及社会心理学知识。毕业后, […]

    Continue Reading

  • 写在前面的话 这是我最后一篇长文。本文完结之后,我不会再就中国经济发表任何长篇论述。从2012年开始,每年在天涯发两篇长文,篇幅都在两万字左右,每次写得呕心沥血。到现在,该说的话都说完了。接下来,无 […] 0

    极权之殇–2015年宏观经济综述

    写在前面的话 这是我最后一篇长文。本文完结之后,我不会再就中国经济发表任何长篇论述。从2012年开始,每年在天涯发两篇长文,篇幅都在两万字左右,每次写得呕心沥血。到现在,该说的话都说完了。接下来,无 […]

    Continue Reading

  • 将网友们所列举的几种常见的脑残文法综合起来,以供有关人士对照阅读 在这里,特意向参与这些文法整理的原创网友们致敬! A:这鸡蛋真难吃。 B:隔壁家那鸭蛋更难吃,你咋不说呢? A:这鸡蛋真难吃。 B: […] 0

    五毛初级培训教材——迷魂文法

    将网友们所列举的几种常见的脑残文法综合起来,以供有关人士对照阅读 在这里,特意向参与这些文法整理的原创网友们致敬! A:这鸡蛋真难吃。 B:隔壁家那鸭蛋更难吃,你咋不说呢? A:这鸡蛋真难吃。 B: […]

    Continue Reading

  • 政治精英和社会运动的结合,其实质是巩固精英群体和大众的一种精神纽带,简单的说,就是要把一个分散的群体转变为一群有着明确身份认同的内群体,要让群体共享愿景,感受群体亲密和温情,形成一种归属感。而就社会 […] 0

    温克坚:政治精英和社会运动

    政治精英和社会运动的结合,其实质是巩固精英群体和大众的一种精神纽带,简单的说,就是要把一个分散的群体转变为一群有着明确身份认同的内群体,要让群体共享愿景,感受群体亲密和温情,形成一种归属感。而就社会 […]

    Continue Reading

  • 1989年的悲剧事件既结束了官方主导的政治改革,也使得民间异议反对陷入到了前所未有的低潮:在1980年代活跃的积极分子不是流亡海外,就是身陷牢狱,又或者是星散在国内各地;在惨剧过后的数年内,积极分子 […] 0

    莫之许:反对的道路与中国的未来

    1989年的悲剧事件既结束了官方主导的政治改革,也使得民间异议反对陷入到了前所未有的低潮:在1980年代活跃的积极分子不是流亡海外,就是身陷牢狱,又或者是星散在国内各地;在惨剧过后的数年内,积极分子 […]

    Continue Reading

  • 已经被广州天河看守所非法关押将近两年的著名维权人士郭飞雄,于6月23日对广州天河看守所提起行政诉讼,起诉天河看守所强迫在押人员脱光衣服接受人格侮辱式的检查。     & […] 0

    郭飞雄:起诉广州天河看守所并要求国家赔偿

    已经被广州天河看守所非法关押将近两年的著名维权人士郭飞雄,于6月23日对广州天河看守所提起行政诉讼,起诉天河看守所强迫在押人员脱光衣服接受人格侮辱式的检查。     & […]

    Continue Reading

  •  李方平律師6月19日会见屠夫吴淦小记            2015年6月17日(周三)下午,我到福建永泰看守所要求 […] 0

    李方平律師:屠夫每天提审三次,笔录做了49份

     李方平律師6月19日会见屠夫吴淦小记            2015年6月17日(周三)下午,我到福建永泰看守所要求 […]

    Continue Reading

  • 除了宪政民主、互联网、维权等经常性话题外,作为政治转型障碍的中共本身,也是关注中国社会和政治转型的人们经常讨论的一个话题。从现实政治角度来看,不管喜欢也好,嫌恶也好,中共仍然是今日中国最大的政治力量 […] 0

    温克坚:分解共产党

    除了宪政民主、互联网、维权等经常性话题外,作为政治转型障碍的中共本身,也是关注中国社会和政治转型的人们经常讨论的一个话题。从现实政治角度来看,不管喜欢也好,嫌恶也好,中共仍然是今日中国最大的政治力量 […]

    Continue Reading

  • 世界上最可悲的事情不是一个人死了,而是一个人不想活了,更可悲的事情是,一个孩子不想活了。当我们还是孩童时,经常唱起一首童话般地歌谣:“我们的祖国是花园,花园里花朵真鲜艳,和暖的阳光照耀着 […] 0

    王五四:谁把花园的花朵做成了花圈

    世界上最可悲的事情不是一个人死了,而是一个人不想活了,更可悲的事情是,一个孩子不想活了。当我们还是孩童时,经常唱起一首童话般地歌谣:“我们的祖国是花园,花园里花朵真鲜艳,和暖的阳光照耀着 […]

    Continue Reading

  • 经过十天漫长的等待和波折,本人终于在今天(2015年6月8日)上午十点会见到了“超级低俗屠夫”吴淦先生,会见持续了一小时,至十一时整结束。现将整个会见情况做完整通报。 &nb […] 0

    燕薪律师:本人首次会见屠夫吴淦情况通报

    经过十天漫长的等待和波折,本人终于在今天(2015年6月8日)上午十点会见到了“超级低俗屠夫”吴淦先生,会见持续了一小时,至十一时整结束。现将整个会见情况做完整通报。 &nb […]

    Continue Reading

  • 会见屠夫那天恰逢敏感日,福建永泰看守所特意安排在10点,进去时还提示11点就下班。我们两位律师推开会见室进去时,屠夫马上躬腰站着眯眼辨认。当听到我们叫他的声音,他激动的说:“是方平&rd […] 0

    李方平:看守所首见屠夫花絮

    会见屠夫那天恰逢敏感日,福建永泰看守所特意安排在10点,进去时还提示11点就下班。我们两位律师推开会见室进去时,屠夫马上躬腰站着眯眼辨认。当听到我们叫他的声音,他激动的说:“是方平&rd […]

    Continue Reading

  • 在周星驰的电影《功夫》中,斧头帮大哥十分任性,杀人手段极其残忍,也不讲究环境卫生,溅得到处都是鲜血,警察则躲在办公室不敢吱声,杀完人后斧头帮的小头目冲着警察高喊“警察,出来洗地了&rdq […] 0

    王五四:感谢你无数次洗过,那么肮脏的地板

    在周星驰的电影《功夫》中,斧头帮大哥十分任性,杀人手段极其残忍,也不讲究环境卫生,溅得到处都是鲜血,警察则躲在办公室不敢吱声,杀完人后斧头帮的小头目冲着警察高喊“警察,出来洗地了&rdq […]

    Continue Reading

  • 批林批孔那年出生于孔孟之乡山东省的独立作家慕容雪村,原名郝群,十四岁迁居于吉林省,十八岁时考上中国政法大学,大学毕业后去到四川省成都市。这种出生与成长的多重生活空间背景,显然为他日后的写作提供了丰富 […] 0

    我已习惯与恐惧同睡一张床—慕容雪村访谈录

    批林批孔那年出生于孔孟之乡山东省的独立作家慕容雪村,原名郝群,十四岁迁居于吉林省,十八岁时考上中国政法大学,大学毕业后去到四川省成都市。这种出生与成长的多重生活空间背景,显然为他日后的写作提供了丰富 […]

    Continue Reading

  • 高速公路成为中国经济起飞的命脉,也写尽底层民工的人生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& […] 0

    张铁志:野心中国的末路狂欢

    高速公路成为中国经济起飞的命脉,也写尽底层民工的人生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& […]

    Continue Reading

  • 我曾在广州待过一年,期间有幸认识许多令人尊敬的师长朋友。2013年,很多人进了监狱。为使遗忘不致太快发生,我想写一写与他们认识的一些往事。   2012年夏天我到广州求职,不久后经友人介绍 […] 0

    黄宾:忆广州师友

    我曾在广州待过一年,期间有幸认识许多令人尊敬的师长朋友。2013年,很多人进了监狱。为使遗忘不致太快发生,我想写一写与他们认识的一些往事。   2012年夏天我到广州求职,不久后经友人介绍 […]

    Continue Reading

  •    今天上午(4月17日),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以”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”的罪名,判处高瑜女士有期徒刑七年,剥夺政治权利一年。据悉,本案涉及的所谓国 […] 0

    张雪忠:对高瑜女士的判刑显属枉法裁判

       今天上午(4月17日),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以”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”的罪名,判处高瑜女士有期徒刑七年,剥夺政治权利一年。据悉,本案涉及的所谓国 […]

    Continue Reading